酒落

你已经活太久了

冬天怎么还不来
我要随大雪变白鹤 偷偷潜进你襟前云海去
这样你就会在那浩荡往前的队伍外围停下脚步
再次对我笑了吧

降落

是之前设想过的灰色人群设定//
瞎撸一把试试

Archer站在她跟前,漆黑的镜片还没来得及摘,就这么居高临下地俯视着矮了他足足两个头的凛。她向来显得很干净,浑身上下奶到发光,跟他不一样。哪怕她曾经跟他说,黑色很衬你。

一个时辰前他跟着她去超级市场采购,人很多。她提着篮子凑过来时他下意识伸手去握了把她的肩颈,指腹擦过凛颈子上细嫩皮肤,竟然感觉到淡淡魇足。凛没有躲。是不曾注意到还是根本不在乎简单的触碰,不得而知。只是那猝然晕开的奇异触动居然持续发酵久不离去,要叫Archer忘记了他们这样的组合本应看起来最不相配,穿过人流的时候,就像上世纪灰暗潮湿的警匪片碰上漂亮沙龙画,饮过冰冷鲜血的男人如何仰...

金凛弓/你往何处去(三十)

*我写完!第一部分!了!


三十


往事如流水,去也匆匆,拥有和舍弃总是不容易的事,多年以后,当独自穿过暗夜边界的凛再次抬头看,那颗星星是否还和幼年时一模一样,从未改变?


677年,修拜因奥古和一位名为绮礼的无名神父深夜会面,接过毯子里两个熟睡的小姑娘,灭门遗孤从此变成尊贵王储,神职者身上的十字架和圣经也没能留下,同他本人一样,在凛的世界里留下一面之缘,深夜离去,莫知所踪;687年,看着满口鲜血吞掉第九任王妃断肢的鳄鱼的吉尔伽美什忽然想起,修拜因奥古收留的那位小姑娘,如今也差不多该成年了,神赐的孩子们既然有这个上进心就该成全他才是,在迈向王道的途中,年...

金凛弓/你往何处去(二十九)

二十九


雪又下起来。

西尔维奥朝骑士团长走去。


梅尔丽兹的胞弟,和北方城市拥有同一个名字的少年,生来便奇迹般的在科尔曼夫人南下森林之境颠簸的马车上呱呱坠地,响亮的啼哭响起来时,他的姐姐仅仅五岁。现在刚满十六岁的西尔维奥•科尔曼在库尔姆的森林外界停下脚步,灰暗天色下雪色掩映的土地明亮如白昼,起伏的地平勾勒着流水般线条。而团长Archer就在那之间俯下身去许久许久,冻结的大河边缘蹲下身子,那匹名为Light的、装载了不少防具和武器的银白马儿寂静无声的喷着温热鼻息靠近。西尔维奥看见他通晓人性般低头蹭了蹭主人低垂的侧脸。

西尔维奥没有说话。

两个时辰以...

在公共场合用大荧幕放世界史真的

让人每次走过看到都觉得超rio超酷的
这前进就像河流卷着大风
像不朽的建筑群,不断风干而又不断拔地而起的一代一代 人人都一样 我们一起
是歌队,是星群,是苹果堆,即使腐烂化作养分,再重头开始,推动未来

世上不过时间最深情
不是特别清晰的画面,用一种稳定而厚重的男声加载书里的画、博物馆名作、某段手写、史料影像,说一段纷争和覆灭,人来人往,和平杀伐,我们重复罪恶和无上美德,千千万万次的,我却始终一手执剑,一手要伸去揽来吻你。
口意
干正事 干正事.jpg

————
突然想起(我该更新了

看完了影。最开始是因为见到这两张剧照才去看的,结果电影里并没有出现这两个镜头,不开心。《影》也是根据小说改编的,同期同档就只有陈凯歌的《妖猫传》,那相比之下还是张艺谋完胜。虽说口号和宣传是想要体现中国文化的国韵故事,大概是他想要拿那些又大又圆的阴阳图去唬一唬外国人,结果在我来说最戳中心底最有国韵的还是这两张不在电影镜头里的没名姓剧照,后一张还特别罗生门,前一张又雅了点,跟这个故事给人留下的印象不是特别符合。大概真的是张艺谋喜欢形式又习惯妥协,笼络四方,到最后就得来中规中矩的结果。好也不是特别好,差也不差。他这种圆润性格是不是就缺一个前锐先锋酷在时代之前的人来调和着带一带才好出彩啊,才好高挂起灯...

妈耶

卫宫饭是什么操作 没眼看

凛凛真是对红茶才天使成这样

等到人全都走光了她还在等你

你遇到这么多人只有最后对她才能这样露出笑容

是互相尊重 互相救赎 互相等待 互相治愈的关系

还撒娇 完了还互宠

我也要蛋包饭 你想吃多少我都做

你凛什么时候这么会了 你茶也

你俩的口是心非开不了口呢已经完全是老夫老妻了还颇有相敬如宾岁月静好的模式

你们到底经历了什么 大概这就是从恋爱到结婚吧

我佛了

纷 乱 雪 月 花

记一下银时相关胡言乱语

519话以后,空知猩猩确实有用力过猛的嫌疑。

反正亲手杀了老师这件事我是一度无法接受,虽然恍然大悟果然猩猩肯定很早就有这个想法,然而漫长的故事铺垫和第十年的揭晓还是让人觉得他太狠了点,就是所谓“你以为生活不会更糟时他真的更糟了”,一度让人觉得晃晃悠悠和角色一样不知道该找什么定位了,虽然明白他大概想要突出银时的坚韧强大,然而那之后一连串的故事果然还是让人觉得“你让这个角色这样下去不如让他死了”一度很担心把银时画死了,然而猩猩让后续角色的一切感情还蛮到位,他让银时想得很开,然而在那之前因为搞不清楚这个人的脑回路甚至一度觉得他一了百了把主角画死算了别再虐了也能接受,猜想这...

对红茶的印象转变

卧槽大帅逼→时髦值过了头→心机boy→笨蛋→让我哭惨的笨蛋忠犬→嗯怎么有那么多红茶(???)→你是我认识的红茶吗(?)→怎么你也是红茶(?)→猜不透猜不透→不熟→啊原来是有区别的啊→fsn红茶是什么行走的苏→你是凛的什么神仙老公→这个人我已经无法用语言形容辽→画里人,雕像泪,身为剑骨,钢躯炎血,得创千刃。大雨大雪,独醉刀冢。冰热交织,情深不寿,滚不尽一身烧尽的尘灰,一眉一眼为她皱个眉头都道不完心里千言万语的凛的盘儿正条儿顺的又酷又萌的大帅逼老公→他真好:D

© 酒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