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落_闲得五脊六兽的酿酒师傅

出了名的穷且自由
擅长冰川里独自冬泳
长年无路可走
讨厌的东西尤其多

慎fo

【弓凛】重生

* @Corona♡ 终儿扔来的脑洞……渣文手来写了……感谢小伙伴抬爱qwq
*您点的欧洲中世纪风恶魔茶x圣女凛
*一个恶魔怎么教圣女啥是爱啊???
*这种背德+渎神的设定写起来真是有毒

故事: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
“爱是永不止息。”

蜿蜒纹路的大理石地砖。教堂穹顶的蛋彩和油墨混合,与奶油色的雕花浑然天成。
圣坛下跪坐的她合上了厚厚的圣经,微笑着抬起头:“Archer先生,我把这一节称为《爱的颂歌》。您觉得怎么样呢?”
愈是漆黑的夜,月光愈...

【弓凛】God Gave Me You

*撸起袖子写牛奶糖!!!
*现代设定。Archer是怎样把凛拐回家的。
*写不了婚礼写葬礼还不行吗!啊啊啊?!
*设定和之前的抑郁症有点像,可以看作是同样的两个人。不过是婚前。这种日常废萌居然接着写了我的天

正文:

01.
葬礼当天天气极好。
阳光下的大草坪,神父身边的年轻女孩正念着朋友们留给父亲的悼词——她邀请了逝者的每位老友前来分享同父亲的一件糗事,再不留情面的嘲讽一番。现场不时爆发出阵阵笑声。如此特别的告别方式,倒真是符合她的性格。

Archer跟凛坐了三个半小时的火车过来参加这场葬礼。那女孩是凛幼时的好友。两家时有来往,童年的大部分寂寞时光,她的出现时而让凛的生活不那么枯燥。唱歌跳舞念故事...

你如何知道他不再重返狼群
知道牧野被风吹得高远
赤子之心 太阳之血
心头上群山回唱着来路热雪

你如何知道地尽头白日的火焰
那时丰收后一无所有的大地
黑夜从你的肚腹里上升
倾进他曾沉睡的天空背脊

#
狼狼狼狼狼啊狼
凛的狼

【电台】一期一会

凛厨特别电台。
你x远坂凛。
第二期会无限跳票的电台。

<<<
第一期:流行的云

那是某个不可描述的早晨。
坦白说,那一刻我确实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和无数个普通的早晨一样。好死不死在闹钟响了二十分钟后我终于挣扎着爬起来。头脑发昏趿拉着拖鞋,有气无力的从卧室里一路挪到客厅那边。琢磨着我到底是现在开足马力收拾收拾自己还是秉持着放飞自我的态度先解决温饱问题再说,基本上好不容易能打起精神站在桌边倒茶的时候,我经历了人一般都会经历的惊喜。
今天是周六。
“啊?”
然而“啊”字还没收尾。家里的大门突然自己打开了。准确说是被人打开的。
“咦?你醒的这么早啊。”
门边那个人解开围巾脱下外套,用极...

【红茶】瞎说什么:

(排雷:弓凛向。补充了点)

这条为了证明我不是咸鱼!!!
枪凛的沉默已经尾声了,就差点结局收尾。emmmm我是准备月底国庆小长假争取努力肝一肝把它写完就没啦。然后兴许还会放点番外。

>>>

接着就是另外一个之前忘记说的,关于红茶:
由于是个人的主观印象和理解,所以就当我瞎扯哈。
我为什么吃不下红茶乙女。
划重点,红A乙女。
之前有关注的小伙伴给我推过文图,我也看过。踩到雷点。所以说一下目前为止里红茶bg只吃弓凛。

原因:
我是从fz和fsn入的fate坑。后来去推了点原作,没推完。所以可能很片面。
这么说,我以前从来没喜欢过红茶这种性格的角色。从来没有过。但是我却喜欢了fate里的...

Sorrow

>>>
“还是算了。”她坐在那儿深呼吸一口气。然后迅速摘掉了无名指上的戒指。推向对方。
“……什么意思?”
“我很抱歉。”她说这话的时候低着头,原本长而卷的黑发现在掉下一缕来,显得凌乱了点,衬得低垂的眼睫愈发好看,可这也不能改变那之下的那双眼,现在没有看着他的时候,也是毫不掩饰的疏离。
疏离。陌生。毫无感情。
他知道她对谁都是这样。所以一直以来他从未在乎。
可这一刻他明白了。
自欺欺人和自我安慰从来不会有好下场。

“呵,”他笑了一声,嘲讽道,“不愧是远坂凛。到了这种地步依然可以来去自如。”
“你到底还有什么想玩的?我奉陪到底。”
“不是这样的。”对面的女子突然抬起头认真看他。他忽然想起来了,...

【弓凛】逆红(下)

*有车,不是好车,抱歉,应该不会被屏蔽吧

>>>
凛是被Archer一路绑回远坂家的。任由她作何反应他都置若罔闻。他没有跟她说话。这个多年后再归来的曾经的家人像是彻彻底底改头换面,阴鹜,刻薄,她记忆里他所有的温和仿佛都消失殆尽。残留的只是日复一日,经年累月无从发泄的负面情绪。
凛不愿意相信。
可Archer愿意相信。从前他相信的事有很多,也许他以后也会相信。可那又如何?他已经无所谓了。
他愿意相信他路途的尽头就那样了。是他自愿的,也是应得的。
世上从来就不存在谁亏欠了谁。
凛说不出话来。那副在Archer手上锁了一年的铁链如今还给了她。带着一种铁锈的腥,或是血液的腥。连带着尽数吞噬了他...

【弓凛】逆红(中)

>>>
午夜过后就有不少人陆陆续续的离场。
凛和樱告别后提前离开了晚宴,她本就不擅长熬夜。坐进车里时嘱咐司机回家,对方却好一会儿没发车。准确说,这车子根本就没有要走的样子。
“那个,现在不走吗?”凛疑惑的看过去,语气间的笑意瞬间就凝固了。
不是司机。
凛条件反射的打开车门离开。
只是被前座走下来的人拔了高跟鞋轻易塞了回去。凛的后颈硬生生抵上车窗,男人坐进来锁了车门。
“凛。”

这样的Archer总归还是让凛慌了。过一会儿才故作镇定的回了一声Archer,有什么事么。
“呵,我是来跟你问好,Master。”
“Archer,我……”
“不用了。凛。”
那时的Archer真像疯魔了一般。凛被吓着了,...

【弓凛】逆红(上)

*七夕小伙伴们点的梗
*尝试写了黑帮风
*先丢上,下的车还没入库添油qwq

>>>
以你之爱,以你之毒。

>>>
Archer被突然射进来的光线晃了眼睛。
“喂,大小姐让我来放你出去。”年轻管家打开那扇厚厚的铁门。抹掉了因开锁而积在虎口上的顽固灰尘。
“喂,听见没,还睡,起来了。”
管家走过去不客气地踢了一脚男人垂下来的腿。而小床上的男人只是自嘲似的低低笑了声,回了句你们还记得这有个人啊,我还以为她早把我忘了。
大概是太久不见天日,开口有点不太利索,嗓子都是哑的。
“别得寸进尺了,没杀了你是我们大小姐好心,你早该死在这里。”
“是啊,与其这样她不如早弄死我。”
管家无视了男人...

Aruarian Dance

emmm本想写出浪人武士和他的小姐姐一起怼天怼地的感觉……
七夕自娱自乐一把x

>>>
1865,江户城,吉原。

神乐正坐在朱红雕栏的门面里,抹上胭脂,头发高高盘起。与妆容截然相反的是她臭着的那张脸。拧着眉头,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是被人强迫才沦落到此等风尘之地。
身边的游女们各有各的心思,或保守或开放,姿态不一,倒都游刃有余的知道怎么戳男人心头G点,叼着烟管大敞衣领云里雾里,露出扑了粉的纤长后颈。可神乐不一样。这是她被抓进这家店里的第八个小时。她可不知道怎么恰到好处的看人怎么恰到好处的笑,她忙着遮住自己大腿都来不及。
“雏儿,别紧张,放轻松。”坐在一边的女人们倒体贴,凑过来同她说话。...

© 酒落_闲得五脊六兽的酿酒师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