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在看着呢。


/////

譬如工画师
不能知自心
而由心故画
诸法性如是。
心如工画师
能画诸世间
五蕴悉从生
无法而不造。
心不住于身
身亦不住心
而能作佛事
自在未曾有。
若人欲了知
三世一切佛
应观法界性
一切唯心造。



愿我们都破出地狱。

讲真

写文时候我脑内的凛吧,基本上就是美国往事黛博拉,着魔的阿佳妮,艺伎回忆录对渡边谦笑的大后寿寿花,惊情四百年的薇诺娜,emmmmm我滤镜会不会太重(不。天知道读雅歌时“你头上的发是紫黑色,王的心因这下垂的发绺系住了”还有“你若不知道,只管跟随羊群的脚踪远去”我简直飞升了((((这全天下的美人啊!美人啊!美人啊!凛啊!(倒地

+

弓凛金/你往何处去(五十六)

五十六


这一年的最后一天下起雪来。

胡子驾着他的柏布马车在旅店后面停下,揪着手里新买的、为年夜饭做准备的几只兔子呼哧呼哧下车时就看见凛,准确说他第一眼并没有认出那是她:她穿的是尼雅的高腰束身冬裙。及膝百褶,有不少层内衬,深蓝的底奶白的领,裙边雪松纹是俄斐特色。那是尼雅去年买的最小号,就是为了一年内瘦下来穿上去。结果是场春秋大梦;她穿起来却合适的不得了,袖口卷到肘弯以上,黑长卷发编了两束乖顺麻花——正是他妹妹的手艺。胡子看见她玉瓷泛粉红的一整截小臂暴露天风里,正弯腰去提起满满一桶水,抖抖胡子笑一声就大摇大摆进门上楼去:无名!你哪儿去了,你就舍得那姑娘大冬天动手干活吗!老子都看不下...

+

弓凛金/你往何处去(五十五)

五十五


三年前,687年。苏美尔王都,乌鲁克。

小麦色肌肤的漂亮女性正伏在吉尔伽美什王身前,用尽心力地取悦。她紫黑的长发黏在胸前,因为刚喝过酒,吐息里也尽是香甜,就贴着英雄王勾了红砂的手臂亲吻,一边执笔添一抹色彩,一边又停下来,低头去舔舐英雄王手心:“王妃大可专心一点,”吉尔伽美什由着人舔,下一刻捏了她下巴便抬起来瞧她殷红的脸:“还没画完。到底是喝醉了,还是又丢了耳坠忘了项链,需要本王再叫人给你制些?”女人顺势直起身来,她身着苏美尔薄纱的艳丽身段若隐若现,足以让欲要请示踏进门来的行官信差也面色一滞低头下去,门外静静等待,直到王的口咬过王妃的唇,王的声越过身上的人朝这边传来:进来...

+

其实我是凛樱真爱八

一写就想哭(。

——————
凛凛你就为樱淌尽眼泪吧 虐就虐了 谁让蘑菇作死(丢锅 世界上还有比一对姐妹相隔万里更难过的事吗 没有了

+

弓凛金/你往何处去(五十四)

五十四


倘使世界上真有命运相遇这回事情,终归也只是天赐巧合而已。凛在无数个无能为力随波逐流的夜里遇见过三个车队,最后一队过雪原时直接把她扔在俄斐的辛柏林,因为他们要一路向北,直抵荒无人烟的极北之境,那里有全大陆最高的雪山之一。凛问及原因时同车一个男人只是打趣:“您见过雪豹没有?”见人迷惘摇头便接着笑:“我就要做那雪豹。死之前登上最高的山去看一场最近的朝阳。”

“值了。”


“您的名字是凛,是么?”胡子的妹妹尼雅在走廊上洗床单,脚丫在木盆里踩了又踩,看见黑发碧眸的姑娘坐在身边椅子上,阳光里无声沐浴,才接着笑:“您的气色好多了。我这会儿觉得您特别像我们家原来养过一只猫。”

“...

+

弓凛金/你往何处去(五十三)

五十三


一桌子人的目光不动声色地观察着从刚刚开始就没抬过头、这会儿咕嘟咕嘟举起奶碗喝干净的人,又不动声色地挪向坐在她旁边惯例沉默的另一位。饭桌上的姑娘吃起东西似乎自带三分生来的礼仪优雅,又看得出是很久没有如此任性吃过,因而显得整个人生气十足——可比面色发白病恹恹躺着时候强,看得人心生担忧,总想着别在梦境里一睡不醒:“啊,”大家庭的妻子最先发声朝凛温柔一笑:“您要是觉得还合您的口味就太好了,请随意去休息吧,身体最重要,不用顾忌我们……”

凛抬了头,一双眼睛看人过于直白的真诚了:“谢谢您。”放了餐巾站起身又把椅子收好,欠身点头时肩上垂下的漂亮曲线显得整个人更乖顺了:“您做的草莓酱是...

+

我也没多喜欢银时8

就是偶尔想起他会像是经历了初恋→情人→结婚→家人→高潮→周年纪念日听他说荤段子→拥抱埋头→脸发热  这么一个过程  em不 总得来说是含在嘴里的月亮攥在手里温热的一个取暖器吧大多数时候 说不好 我好久好久没cue他了 现在等漫画也就是一个结局而已 但是 希望他快乐,嗯。快乐银时。(你突然告什么白

+

我昨晚梦见空知猩猩一口气出完了剩下两话然后银时和月咏成了

在梦里是朋友跑来告诉我银魂都完结了你为啥都不发动态银时都和月咏配了 我说啥不是还有两话呢吗然后朋友告诉我不是啊一口气出了结局 梦里的我当场翻手机上论坛看漫画找给她看找了半天说没有啊只出了一话还有最后一话朋友就说咦那为什么谁谁谁告诉我完了 原来没有啊
虚惊一场但是梦里的我几乎心态瞬间血崩就差硬生生吓醒那种程度 所以我是时候可以考虑分析一下梦境与现实的关系了 关键是这个梦还存在转折
我球球空知英秋了坂田银时这个从10年陪伴我到如今的男人给他个好结局叭千万别让他学别的男人情义千斤不敌胸脯四两🙇🙇🙇请让他幸福拜托了 不要随波逐流不要湮隐于无常不要成为油腻中年人不要 老子的
纷乱雪月花 太阳向日葵...

+

我觉得我把何处狗完了应该去写搏斗,写个人转变,写men厮杀,血与肉的锤击,or manwoman的生死一剑。浪人、侠客、野武士,复仇者,从黑泽明到园子温,从混沌武士宫本武藏起步走向无限之住人。从菊地秀行的阴美废城走向川尻善昭的妖兽都市。其次才是爱(?情,从樱庭一树我的男人到乙一,要黑乙一,冬目景,诅咒刻在骨血里。治愈什么治愈不要治愈,爱情什么爱情不要爱情。爱情有毒。爱情伤人又渎神,谁最先写爱情谁最先渎神。暴言)

+

弓凛金/你往何处去(五十二)

五十二


“啊、Ar——”凛张嘴叫唤一声就被迫闭了嘴,因为灌进来的冷风冰了她的嘴。刚从生死边缘逃脱、突如其来的一切直接让她混乱地断了声线气息,情绪的冲撞并没有来得及发泄便重压回去,因为面前这个人扛起她来就往前走,杜绝了所有说话的机会,任她柔软的肚腹硌上了他肩臂,任她断断续续一口气上不来哑着嗓子挺身用仅剩的力气一个劲儿打他的背也点儿用都没,乱蹬的脚被人握到手心里毫无还手之力,只能垂下头去,身上从女佣兵那儿得来的、仅剩的用来保暖的兽皮重重落到雪地里,眼角才溢出滚烫热气,声线颤弱的委屈:“冷、冷……”

一种崭新而陌生的温热气息、北方兽绒重新覆盖了头面时凛的意识也跟随落到后颈的轻轻一击失...

+

弓凛金/你往何处去(五十一)

五十一


有那么一刻,胡子的确看到一支颤颤巍巍的箭从男人手里放出,却带着很韧的力和漂亮弧线,从未想过这力的大小也本就在他掌控范围之内。

时至傍晚,猎犬们粗放的喘息响起来时,那只棕熊幼崽的漂亮皮毛正在逐渐暗下去的天色里泛着油光,于森林积雪之间踩出一个又一个坑,不断往前逃避追捕。胡子这支队伍人不多,加上Archer也就五个人而已,但要对付一个还没长大的小东西足够了。因而他们有足够的时间来决定谁先放箭,怎么放箭,还是一人来一箭。男人们跃跃欲试盯着那棕熊求生的轨迹,站在高地眼看着它踏进林间的深雪区,和猎犬们一样越跑越慢,已经开始准备分散开去放出一场不会有生还可能的围猎:“...

+

金凛弓/你往何处去(五十)

五十


司各特二世站在老公爵跟前,帮他把最后一件软鬃领大外套穿上,便听见自己父亲笑呵呵问道:“最近见到科尔曼家的丽兹没有?我听说她回西尔维奥城过冬去了。”

“嗯。”小司各特应道:“她弟弟也一起。”

“那孩子做事总让人放心。她小时候第一次跟我说话,周顺又心高,我就知道将来不简单。赫尔德那老头真是,两个孩子都出色。”

“您准备外出哪里?要我跟您一起吗?”

“我去看看你表兄。”

“卡尔洛?赛吉奥城太远了——”司各特看着父亲说道:“我跟您一起吧——”

“你留在家陪你母亲。他们跟我一起就行。”老公爵一边迎着管家的招呼看都没看自己儿子便听见那孩子接着又说一遍:“我想跟您...

+

金凛弓/你往何处去(四十九)

四十九


Archer还没睁开眼就感觉到近在咫尺的呼吸。身上横着的一条光洁大腿在封闭晦暗的室内、在早晨透不进来的朦胧天光里更清楚了。隔着一层晒过的棉被,她的头发蹭在他肩上。半晌才响起一个声线:“呀,你醒了?都不说话。你之前睡得好甜。”

女人翻了个身,彻底爬他身上压住了便翘起脚尖,从他鼻尖点到下唇:“您一定不是俄斐男人。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银白头发的耶。”

“您从哪里来?做什么工作?让我猜猜,首先排除——肯定不是屠夫或者铁匠。”

“您猜错了,小姐。我既是屠夫,也是铁匠。”Archer撑胳膊坐起来,女人便跟着仰起赤裸的上半身同他面对面:“骗人!虽然你手上生茧,身上却没有牲畜血腥,...

+

欸等下让我骂一骂蘑菇先

他怎么搞出红茶这么虐的角色?
我他妈倒是想让他放下剑 最后还留下点希望 理想与你都尽量不辜负 放过他自己 且成全弓凛呢
怕过程里写着写着就虐的我肝痛 老哥 咱们不然结束吧?这一切都是错误。

【导演或因戏份太虐太锤人脑壳痛人心脏在没正式开场前就劝退作准备的男主】
我:阿茶。
红茶:欸。
我:你好艰难啊,咱还是别上场了8(。
红茶:别吧。
我:理想和凛,你选?
红茶:我全都要。
我:最后你会发现凛没有了,理想也没有了的(。
红茶:啊,这不就是原作的我吗。
我:啊,对啊。但是我们原本的目标是破掉死局的。
红茶:说好给我个好结局?
我:对啊。只剩下帅了,其他都是惨。
红茶:帅是一辈子的事儿(。
我:...

+

金凛弓/你往何处去(四十八)

四十八


在随风乍起的冬雨中,凛一路在大地上朝着乌鲁克王宫相反的方向离去。


乌鲁克宫殿的死寂没有把凛吞掉。即使是落在头上的生猛重锤和血淋林的事实也没有。她只是看着面前的吉尔伽美什不说话,然后低头,轻巧的踏下床来。英雄王还攥着她的手腕。零零散散的奴隶和行官们抬起头来。

“王妃……”

“叫错人了,我不是。”

她往前走的时候吉尔伽美什便仍紧锁着她,揽到怀里俯身去吻了吻她肿得睁不开的眼皮。一声“凛”也平静安定,就像他身上上好的衣料一样看似华贵,触上去却丝丝的冰。于是凛任他吻着。却在下一秒英雄王越抓越紧的当儿猛地挣开,带着冲破锁链的歇斯底里,像雷电离开乌云...

+

金凛弓/你往何处去(四十七)

*分手架2.0注意


四十七


天将破晓前苍青色的光没有照亮Archer的眼睛。披星戴月出行的男人们通常是北境大地上第一波燃起的火焰,于广袤的雪原和森林空地之间留下脚印,以此昭示新一天的来临。“喂,无名的兄弟,”胡子放低手里的火把抬起下巴才示意他:“您说,真有上帝存在吗。那颗叫什么?伯利恒之星?”

“我是不信的,不过我老婆信。有时候邻居或者亲戚的孩子生病,她就去教堂礼拜,您还别说,五次就有三次好了。我听说神赐基本举国都信?那您呢?”

“不知道。”Archer垂眼,解下手掌绷带活动开,那带血的布条就随风在漆黑夜里随波逐流,迅速湮隐。“我倒觉得你看着就像有信仰的人。怎么说,感觉...

+

金凛弓/你往何处去(四十六)

四十六


地上的宗教裁判所和街道告示上不好张贴的东西,地下的酒馆工会佣兵社团、这些暗处上不得台面,数量稀少却不容忽略的场合,现在就贴上了神赐手工油墨的羊皮纸,随时都可能被谁取下来流出国境传向全大陆去:“嚯,出手真阔气。”以东在散了场的酒馆摸着下巴说:“皇家要人就是不一样,单把这些通缉令收起来都能卖钱了。”

“你要接吗?”西宏在一边清理酒瓶和果皮:“不是刚好准备出去一趟?顺带干一票?找着了就是名人了。”

“我可没那个命,”以东说:“谁知道他们上面闹什么乱子,老王快退位了吧?又是边境乱又是嫁公主,这可倒好,节骨眼上打仗的家伙使撂挑子跑了。谁敢淌这趟混水。我看看,标志性银...

+

金凛弓/你往何处去(四十五)

*恶灵


四十五


在有意识的间隙里,凛看见的是一种飘渺绮丽的红色。开始时以为自己在梦中。一路追啊追,看见那庞大的红色绸缎飞过大地、飞过树顶、飞过断崖又折回来掠过自己指尖,于是更加义无反顾的追寻。即刻开始下雪,有声音,有“永生”,有“奴隶”,有“姐姐”“王妃”和“凛”,她追着它跑啊跑,看见那红绸下模糊的遥远重影,才开始有剑,有银剑,紫黑的家族之剑,有神明,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苏美尔古神大片的麦田和黄金。有许多人。人们有许多面孔。有紫发红丝带的少女,模糊不清的父母亲,相似的苏美尔男女,之后是少年,孩童,鸟,虫,鱼,蝴蝶,蛇,鹰,血,眼睛。金眼睛,银眼睛,...

+

Warning!

嗯,再提醒下何处初步预订结局是弓凛。以及真要算起来 我 是 凛 厨 这个事情。而且金凛快转场弓凛辽。请冲着闪闪一个人看何处的小伙伴们赶紧悬崖勒马。
真的接受不了也不要来骂作者 实在不行我们不打任何tag 您可以屏蔽 取关 一刀两断

不然就真的Powerrrrrrrrrrr了

如果可以我们就继续,因为这个故事有点长,现在好像才三分之一,放飞自我的作者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变成什么逼样,会不会有瘟疫灾难纷争打群架PowerRightsJusticeGodFightFreedomBladework之类的(胡言乱语

+

我又枯辽

听了拿龚琳娜声线调出来的乐正绫唱《走西口》……
然后跑去重温了各个版本的《九儿》,嗨唢呐配迅哥的九儿也太太太太太灵了8(第八万次感叹
于是又想起我那没着落找不到的黑跟娥门外戏台上那段《薛仁贵征东》。所以啥时候能看到陕西年轻人喊老腔、秦腔来听,老段姜文朱亚文那款的可以不|ω・)(梦里见

我真是对北方苍凉激越又温热悲情的那股子心性充满怜爱(被揪起领子一边怂一边说道

+

我流吉尔伽美什

应该还行叭……(突然抬头
虽然吉尔本人已经是很丰满了(无论是史诗还是fate
然后在何处里也几乎是成长性最小的角色了
但我似乎总有把角色习惯性写温柔了的毛病,心气呀(锤自己脑阔
初稿时设想直接上冲突走简单点90章完结 后来发现emmmm嘛 放飞自我吧
那些动辄百章、几十万字的太太们太厉害了(吸灵气(吸吸吸

不过搞邪教/冷西皮就这点好
有种夜谈会窝在被窝帷帐里点着蜡烛给您偷偷讲故事的感觉(🌠🌠🌠

+

金凛弓/你往何处去(四十四)

四十四


“奴隶如何是人?”

“王妃该早了解到乌鲁克奴隶成千上万。王的奴隶更换严勤。本王不需要不再创造价值的奴隶,不需要带来莫须有麻烦的奴隶,也不需要做不好分内事的奴隶。”

“本王想杀多少奴隶都可以。甚至本王的口里本不需要提到这个词语太多次。”

“王妃出去一趟,是又被谁伤了心?嗯?”

凛坐在露台边,垂着头,被深深的无助、沮丧和失落包围。甚至她接过女奴递来的酒杯握住捏了又捏,最后还是无能为力的看着那深红色的液面,自己难看的脸就映在里面。

“不妨告诉本王。若是本王都不行,还有谁能为王妃迁走心中烦闷呢?”无需主子们开口下人们就默默退了下去,留着凛坐在苏美尔式的细腰圆凳上,脸...

+

金凛弓/你往何处去(四十三)

*突然更新


四十三


这时分凛从王宫最后一级台阶跳下,人潮嗡动的乌鲁克里涌来的风穿过她飘起的发尖。

一个时辰之前刚过午宴吉尔伽美什就叫人来读信给她听——这可是稀罕物件,专程寄给王妃的。“敬启,殿下,”站在那边的文官念道:“出于义务,我不得不向您递来此书;原谅我的无礼,您未曾知道原本,还想请您参加Archer先生和我的婚礼。”

吉尔伽美什的眼珠子挪了过去,瞧着凛听到这两句的反应。她静得像是入了定似的听着人接着念下去:“只因现今您的故土举国大乱,我的未婚夫——您优秀的骑士北国遇难,杳无音信,九死一生。”

“愿您平安。——科尔曼。”

“……没有了吗?”

“没了,王妃。很短。”...

+

【来杯卫宫家红茶】看到一个说法

在某评论区下看到小伙伴一波分析红茶是三个女主角好感度都没刷满,用比较冷的手段打赢五战的士郎(也就是说意志上有点切嗣的意思)。于是后来成为正义的伙伴成为红茶给阿赖耶打工去了,因此saber是命运战友,凛是年轻时候的大梦,憧憬与救赎。

基本跟我想法差不多八。不过我入坑是从fz,其实一直对切嗣emmmm很微妙啊。全程看的就是觉得精彩,老虚擅长各种价值观的碰撞给人印象深刻的观感,不过切嗣的故事没有给我特别深的感觉,主要是他选择了一开始就无解的命题,正义这种看似概念宏大“正确”但是实际上主观性特别强又随时局环境和标准永远可修订的问题,因此讨论追求到最后是无解,会被自己消耗掉。这其间还有关于“少数人多数...

+

赶在18年最后一天前和我不喜欢却总是因为我的沉默所以一直心照不宣黏着我逼逼个不停的人说了:我就是不喜欢你。止损和解除负累是巨爽的一件事。一边熬夜一边梦境嘈杂还想着怎样亲吻、拥抱、做爱,未来有一天会到我家来的动物们,从守宫到东德犬到大象,能直接填满我小屋子的那种,一旦坐下来窝在角落里的我就会被震起来。在夜风里绕校散步数圈,爱鼓点。在被父母家人倾诉家长里短时又意识到选择的重要性,在被人吐槽“人活着就是柴米油盐吃喝拉撒其他什么都别要求你清醒一点”之后反而愈发感觉沉寂许久的风又穿进我的身体,还有更多涌过来、从前没找过我的东西,比如火山、地震和星云。我不解读自己。我也不在乎是逃离超脱还是蝇营狗苟还是顺其...

+

金凛弓/你往何处去(四十二)

*Stardust


四十二


入夜,Archer睁开了眼。

睁眼便是没有繁星的天。雪又开始下,夜里的天并不漆黑,反而显得白亮,能看出云层奔涌。淡红和灰黑交织交缠,像徒步千里的猎人皮肤下汩汩流动的血管。他这才感觉自己意识清醒了,倚靠在露天马车上太久,肩膀都睡僵了。

“嘿!哥们儿,醒了吗?要不要来一口?”Archer还没反应便被伸来的手塞上一支卷烟,砸了火石给他点上:“我看您睡着了也皱眉,大概是烦心事闹得?不用担心,过了冬就好了。”大概刚好饭点,车上的男人们四下交流,先递过来点吃食才开始问姓甚名谁,从哪儿来到哪儿去,我们这一队一直向北,入冬了大家都回家去。你呢?看...

+

金凛弓/你往何处去(四十一)

四十一


“或许……王妃,请您眼睛稍微再抬起一点?”

凛坐在大殿里。身后就是苏美尔一整扇拥有弧形顶建的大窗。作画要挑在好时日,光线和情绪都很重要。很显然,王妃的情绪好像还并没有饱满到满足部分画师的需要。不过这不妨碍使臣、祭司和奴隶们走过的时候盛赞王妃的美貌:看啊!她坐在飘鼓的窗纱和天光下,太阳神摸了她的肌肤乌发,就好像女神投向大地粒粒丰硕的金砂!

得了吧,有时间闭着眼夸,还不如笔给你叫你来画。

——画师安图举起他执笔的右手比划,还在想该怎么构图,怎样把远方的阿努神庙和恩利尔塔也容纳进来,跟王妃存在于画里的同一片阳光普照下。同他一起的这波画师一个挨着一个坐,围成了扇边,所以他只...

+

美妙的青空/Bibo no Aozora

美妙的青空/Bibo no Aozora


*延伸阅读(番外?


他没有被消解。即使醒来时被大部队遗落了也没有这么觉得。

实际上,他应该连“消解”这个词怎么拼写都不知道。在那个时代,还没有人提出这种概念,没有学校可供他就读。

他八岁之前这座城市是彻底的灰色地带,民族和国土界限还不那么清晰,那时他常在北方草原上帮某户人家放一群聚落冰牦牛,只需要稍微往南走就能沿着车辙线靠近库尔姆后城门的商户街道。假使他曾经爱上某户人家的某个女儿,大可抛下手头的活计在深夜翻越城墙敲响某个窗,运气好的话被附近邻居举着火把发现:“喂!你小子!深夜在干嘛呢!”然后扔下几朵花哈哈大笑,被窗里的女孩子笑着叮嘱“快...

+

金凛弓/你往何处去(四十)

四十


海德莉亚站在床边穿裙子。漂亮的整个上半身还裸露在空气里。躺在她身后床上同父异母的兄长却在笑个不停:“有意思。荣耀是我的名字。信条是我的一生。”

“在他眼里这些统统算个屁!”

安斯艾尔长手一伸便让海德莉亚倒在褥子上尖叫一声,束胸衣挂在腰上便被人腿上一坐压住了,脸上挨下一巴掌:“你叫什么!叫你去勾住他,你做什么了?”

“对、对不起……”

“没一个能成事情。”三皇子重新倒回去:“柜子里有药,嫌疼自己擦。”

“维吉尔家的老大也是懦夫。说什么对这些东西没兴趣。家族走下坡路,无所谓。留个空名头,足够了。行吧,我就是庸俗,人活一世争名夺利。我就是喜欢王冠,漂亮。”

“我知...

+

感觉2018各种意义上都是解除封印彻底放飞自我的一年……也不知道有没有长进——不过迈步往前走就是了。走一步开心一步。共勉。
/////☆☆☆☆☆/////
这条留下吧。如果您有想要说些什么的话。

+

© 株式不会酒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