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落_闲得五脊六兽

非常穷
擅长冰川里独自冬泳
长年无路可走
讨厌的东西尤其多

慎fo

卧槽 突然开始犹豫 要不要把你哪儿去继续写下去 这个故事太虐心了 虽然结局很好 但是过程十分的……我又舍不得虐了
其实这个故事早在它放出来心里就有了大概的过程和结果 包括这之中每个人的变化 相当于写的人已经走了一遍 就是要不要再把他讲出来
我这个常年北极圈划水的 好像大家也不太热衷于这种正剧向?再加上我也觉得好虐心 所以问下想接着往下看的人、喜欢的人多吗?因为热度也不高 嘛 虽说我也不是为了热度写文 纯粹是为了自我满足 这么久也依然是自己画圈萌着
要是不是很想往下看的话 那我就不继续讲了 所以来问下😂

你往何处去(六)

*金凛注意



那并不是什么好回忆。

吉尔伽美什看见凛时,后者尚在幻象中沉迷。事实上那时候她已经醒了。只是吓得全身瘫软,从层层绒毯下伸手,打碎了一只精心锻造的杯。当那只杯子碎得满地雪花,引来了错杂脚步,刺耳的声响依然没能安慰到她。


——自多日前那次不算圆满的出行后,乌鲁克的暴君与他的准王妃之间并没有更多、亦或是更少的交集。并不因爱情而相系的联系总是如此,反之顺理成章的使得每一个白日黑夜都一如既往的度下去:凛总是散步、晒太阳,偶尔听乌鲁克的伶人们吟唱歌谣;在无从目视的情况下,这些简单悠闲的活动有助于她恢复健康。而吉尔伽美什也是一样。他白天饮...

你往何处去(五)


Emiya并不知道,年幼的王女究竟是经历了什么才会变成这样。

总之他跟随身前的人一路走进一间又一间、一层又一层的庞大王宫,感叹这里的华美、孤寂与冷清的同时,已经隐隐听到并非心平气和、而像是带着诱导、规劝和不可表露的不耐与焦灼的声音,混杂着几不可闻的哽咽和深长吐息,似乎是一场已经持续了很久的、耗费心血的较量。

原来那一扇紧闭的门前已是站满了你一句我一句努力同门那头说话的男仆女仆们。

“殿下……啊。”

几乎是Emiya站定的同时,那些人就如同换了一副皮囊,很快收敛起脸上各种各样的表情,转而颇为一致的换上低下、谦卑、不可怀疑的忠诚模样。他们一一朝站定的主管、Emiya躬...

你往何处去(四)

*这两章弓凛上线



十年前。Giovanni。首都Renato。

这一天对Emiya来说格外特别。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小伙子三天前在郊外的山丘为骑士们饮马时突然被火速召回。据说王宫里的主管和维吉利奥骑士团要来挑选人才。现要召集各大骑士身边年轻的军士、扈从,有多少来多少,不做强求,纯粹自愿。可面对进入王宫这样也许一生一次的巨大诱惑,任谁都无可拒绝。于是Emiya扔下手中的牧草一路飞跑回城中,临近目的地时就已经看见被人群包围个水泄不通的广场。穿过有序排列的廊柱和两道浅薄的环形拱门,玉石雕刻的中央喷泉之前,银白色的战马瞬间占据了人群后Emiya...

你往何处去(三)


那是吉尔伽美什精心打造、足以让金丝雀放飞翅膀、欣喜环绕的华美寝殿。和Giovanni的宫殿完全不同,古罗马时代沿袭下来的风格,与细腻粗犷、浓郁撞色的大河文明相结合,一直以来对凛来说都过于刺目奢侈。好在她现在再不必困扰这些:早已习惯,也不得不习惯。

瞳孔中长久的黑暗让凛的睡眠质量渐趋下降。所以即使看不见,将醒未醒的凛还是清楚的感觉到什么人靠近了她。

身边的绒毯沉了下去。

她被扳过肩膀搂进某人怀里。

凛习惯性的动了动以示抗拒,照例和往常一样被人忽视——她知道他向来不在乎任何人的想法,更何况是她的想法。她该要有自知之明。以凛现在的状况,在他面前任何动作都会显得更加无力、

你往何处去(二)

Through My Blood.<MK>

Through My Blood.<AM>



次日Archer重装离开了乌鲁克。

来时怎样卸下一身盔甲,去时亦是怎样依次武装而上。那是个凛尚在睡梦中沉迷的潮湿清晨,王城的大部分平民却早已开始一天的劳作。

一边是吉尔伽美什的约束,另一边是Archer加急收到的东边猎鹰的昭告:维吉利奥的各位已不能再在密林中等下去。Giovanni的王需要他们速速返回。

卖书报花篮的少女、孩童和昂首驻足、无限好奇的平民们扎堆在一起,隔着稀疏的守卫之墙,看着高头大马上的男人依次收回他的佩剑...

你往何处去(一)

*冷兵器时代,不负责任的一个故事



那是一个阳光如灼烧般给乌鲁克的每一座屋顶贴上金箔的下午。若是此刻登上王宫的大殿堂,你定能俯瞰到从王城中心扩散开来,四通八达的主道和密密匝匝的砖墙。在观看邻国的骑士完成他的仪式以后,大部分人又干劲十足的继续了这之前的活计——乌鲁克长达百年的繁荣,正是从普通人对于生活的野心开始。


Archer没有动作。很长时间他只是坐在那儿,怀中抱着他的头盔。如果此刻凛能够看到他,她应该一眼能认出那是五年前科尔曼家族的杰作——实际上那一整套铠甲都是。钢,皮革,白银,黄铜,手工打造的无价之宝,当世只此一件。那一年的凛十二...

【500fo】你往何处去

*主弓凛,金凛,背景偏架空

*本来是500fo礼物来着,结果我瞎写了x



从王城的百姓来看,吉尔伽美什的统治该是前无古人、独树一帜的。

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Archer在这里看到的是与本国人民完全不同的精神面貌。当他乘战马穿过人群,身边的人并没有因此纷纷退步远离,而是大部分站在原地,以一种并无惧色的神情注视着他,那目光里的好奇、兴奋和蠢蠢欲动的热情让他颇为惊讶。他们朝他点头,挥手,甚至是吹口哨——Archer看见肉铺前那个男人被士兵勒令禁止,只好讪讪笑着走开了——这时马停了下来。于是钢盔后Archer的眼睛看见了一条直通向前的金色大道,...

【电台】一期一会(二)

凛厨自娱自乐的电台。
还是第一人称,这张大概是书信体。
瞎写x

第二期:十月末尾

凛:
十一月将来的冷风吹着了我。
凛,也许你依然不喜欢我随随便便这样亲昵的叫你凛,正直晚上九点,现在我等在机场大厅里看着一架架飞机来回,想起了你所以写下这些。属于我的那一架迟迟不动身,机场的走道上风风火火来往全是人。这不得不让我也开始焦虑起来;冬天的穿堂风就像你穿着湿透的衣服站在海边,黏糊糊的冷湿往岸上扯着你的脚踝拖进海里。你睡了吗?我好像看见你陷在枕头里的脸和弯弯曲曲被台灯打着光的头发。不,不是那个意思,原谅我漫无目的的猜想,我当然没能看见你的睡脸,至于未来的同床共枕此刻也只是我的幻想罢了。你不会看见这些,因为写完...

© 酒落_闲得五脊六兽 | Powered by LOFTER